日本武士斩杀法国兵,法国来算账,看到这一场景吓坏了:算了算了

1868年3月,一艘法国护卫舰停泊在大阪港,一群法军官兵前往毗邻大阪的堺(jiè)市游玩。根据法国政府和德川幕府的协议,法国人在大阪地区可以登岸,但倒幕军在一个月前刚刚收复了大阪,

1868年3月,一艘法国护卫舰停泊在大阪港,一群法军官兵前往毗邻大阪的堺(jiè)市游玩。根据法国政府和德川幕府的协议,法国人在大阪地区可以登岸,但倒幕军在一个月前刚刚收复了大阪,法国兵未经倒幕军许可就贸然进入,显然不妥。不但如此,法国兵上岸以后还当街追逐调戏妇女。

日本武士斩杀法国兵,法国来算账,看到这一场景吓坏了:算了算了

这种不检点的行为惹得日本人不爽,驻守堺市的土佐藩藩兵让法国兵立刻滚回船上去,可法国兵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,还十分无礼。由于语言不通,双方以目光相峙。

这些日本藩兵绝大多数都是下级武士,拥有“切舍御免(当场斩杀冒犯自己的无礼之人而不用受惩罚)”的权力,而用无礼的眼光直视武士也符合“切舍御免”的条件,于是他们突然动手,刀砍枪击,当场杀死九名法国兵,剩下的法国兵逃回到军舰上,有两人在次日不治身亡。

围观的吃瓜群众拍手称快,当事人也觉得自己在保家卫国,殊不知已闯下大祸:杀死11名法国士兵,几乎等于直接向法国宣战。

法国当然不能白白牺牲自己的士兵,于是联合了一批欧洲国家向日本施加压力,提出了五个条件:明治政府谢罪,赔偿15万鹰洋(墨西哥银圆),当着法国人的面处决凶手,开放大阪地区港口,撤走驻扎的土佐藩兵。尽管当时明治政府已经在内战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,但因德川幕府的势力还未完全消灭,内战还在继续,明治政府无力对抗如此多的西方国家,遂答应了法国的要求。

日本武士斩杀法国兵,法国来算账,看到这一场景吓坏了:算了算了

很快,参与杀害法国兵事件的20名藩兵在法国军舰官兵以及法国和明治政府外交官员的见证下,接受公开处决。法国人趾高气扬,希望把这次处决弄成一次彰显正义和西方人威严的公审大会,但事情的走向很快变得诡异起来。

明治政府所谓的“公开处决”实际上是责令这20人切腹自杀。在日本人看来,这是有尊严的死法,更何况这20人根本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错。

第一个受死的是藩兵的队长,他按照切腹的礼仪先在白纸上写下辞世诗,然后对着在座的法国官兵怒吼道:“你们听好了,今日并非为尔等夷人而死,而是为皇国而死,让尔等见识日本男儿的魂魄!”说罢持短刀刺入肚子,在肚子上拉出一个十字形的伤口。

之后,他突然将手伸进伤口,拽出自己的肠子,准备投向法国人,法国人大惊失色。介错人(为切腹者斩首之人)见状,深恐他惹下更大祸患,马上一刀向他的脖子斩下,却未能斩断颈椎,他大叫道:“再来一下!”介错人第三刀才完全把他的头颅斩下。法国官员和军人在震惊之余面面相觑,这和他们设想的场面大相径庭,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。

日本武士斩杀法国兵,法国来算账,看到这一场景吓坏了:算了算了

这些武士把处决大会当成了表达自己爱国豪情的舞台,争相表现出英勇无畏的精神,慷慨赴死,场面越发血腥残酷。在一旁监督执刑的明治政府官员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,并以怨恨的目光注视着法国官兵。

法国人渐渐地坐不住了。到第12人准备切腹的时候,法国人终于忍受不了这惨烈血腥的画面,面色惨白的法国舰长一言不发地带领随行人员离开,处决暂时中止。

明治政府向法国政府表示,如果法国政府同意,可以另选时间继续进行处决。法国政府则向明治政府表示,一命抵一命已经足以伸张正义了,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,建议将剩下的九名武士改为流放。

自尽的11名武士,被称作“堺市十一死士”,被埋葬在他们的死地妙国寺,墓地在二战期间被日本军国主义当作宣传工具,从而成为一个“圣地”。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作者|幻想狂刘先生

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
揭秘日本人的剖腹仪式:剖腹后,做完这些事才能死

欧洲最大金融团,年收入是王室的几百倍,成员一夜之间全死完

FBI的权力有多大?和总统作对近百年,几乎没输过

网友评论/

相关推荐/